瑟瑟发抖的阿浅

emmm第一次板绘……就当做黑历史见证好了「躺尸」一只丑丑的嘉妹

「凹凸世界」clear后续「雷狮X你X安迷修」

咳咳我就是想战斗√
clear曲梗的后续√
炒鸡ooc我尽力了「特别是雷总」
你们谁知道雷总咋写啊
辣鸡文笔不知道在写什么慎入!
   

    "哦?这么有信心?那么就得看你能不能为你的骑士报仇了!"

    雷狮竟被你一瞬间迸发的威压逼的心沉,嘲讽地扯出一个肆意的微笑,心烦地举起雷神之锤,率先进攻。

    狂暴的蓝紫色雷电被你的蔷瑰伞挡下,而伞的主人却借助这蔷瑰飞身一跃,轻盈落地后仍然绽开微笑。

    在雷狮的眼中这微笑却是带了几分轻蔑。他咬咬牙,握着雷神之锤的手紧了紧。朝你放去一大片可怕的紫雷,自己纵身一跃,手中雷电缭绕的雷神之锤狠狠向夏的后背砸下。

    紫雷砸中了你,发出震天的声响。

    可没有那么简单。

    令人意想不到的,在雷狮准备出言嘲讽时,你悄无声息的出现在雷狮身后,伞面上的蔷薇与玫瑰尽数四散,化为锋利的花刃乘风而去。

    雷狮瞳孔微缩,堪堪躲过密密麻麻的花刃,却又迎来无数光束。他分毫不敢怠懈,闪身躲过光束。连忙抬手放出雷阵。
   
    你的伞尖不断射出威力巨大的激光,闪身与雷阵中手臂般粗的雷柱擦肩而过。抬头扬起熟悉的甜美微笑。眼中红光阴森地闪烁。

    "是时候该让我消消气了,可爱的雷狮先生?"

    "艹!"

    雷狮一瞬间的大意被蔷瑰顶中,锋利的伞尖刺进了血肉,激光再次喷发,硬生生贯穿皮肉。血花溅开,溅上你满是诡魇笑容的脸上。

    原先被躲过的花刃在空中划过一个完美的弧度过后毫不犹豫地刺进雷狮颈脖。

    "很好,很好!"  怒极的雷狮真正像是一头发怒的雄狮,本菖蒲色的肆意眼眸折射出冰冷而阴冷的目光。

    高举起手中的雷神之锤,身旁凝结出极为浓郁的紫色元力,威压蔓延开,冷汗自从鬓角滴落。

    元力越凝越浓郁,最终凝结成一头威风凛凛的雄狮。

    "不好!"你收起笑颜,脸上显出凝重,正想远离,却被雷狮此时此刻所散发出来的威压抑的死死的,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地望着步步生雷的雄狮像你袭来。

    “轰!”“雷狮”直接在平地上砸出一个大坑,硝烟四起。

    “终于……要结束了吗……”饶是雷狮,这时也不免精疲力尽。
    
    “很可惜呢,雷狮先生 ”你再次如鬼魅般闪现在雷狮身后,满意地欣赏着雷狮惊讶的表情。

    手中蔷瑰离手,光速般顶向本就虚弱不堪的雷狮,花刃无情地割向雷狮身上的皮肉。

    “你输了,雷狮先生。”你笑着阐述事实。带着痛快望向不堪一击的雷狮。

    “安迷修可真是找了个好女友啊!”雷狮怒极反笑。

    “彼此彼此。”你沙金色的马尾上沾染了不少血迹。

     雷狮大赛第四的排名可不是浪得虚名。你一片焦黑的左手还在隐隐作痛。强撑笑容的脸上布满令人心惊的淤青与伤口。

     “那么,还请雷狮先生今后多注意注意。”
-------------------

     当你拖着残破身躯回到安迷修身旁时,再也硬撑不住,“哇”的一声吐出一口混着内脏碎末的血。

     你痴痴地望着安迷修此刻的睡颜,似乎忘却了所有疼痛。

     与安迷修相拥而眠。

    “这样就没有人能伤害你了。”

    “我的骑士。”

    “我爱你。”

     呼吸在这一刻静止。

「hide and seek」曲梗 金X你向

沉迷曲梗hide and seek
你X金 大量ooc
抱歉文笔无能 我知道我写的辣鸡这篇只是在搬歌词而已x

“咚——咚——咚——”古老的钟声在华丽的古堡中响起。

本该璀璨夺目的水晶吊灯却黯淡地垂在大厅正上方。些许破旧的红毯还积着灰。

仔细听,却有脚步声传来。

“呼——”金惊魂未定地靠在门板后,那如鬼魅般的声音却无处不在般在他耳边萦绕。

“Ding dong, I know you can hear me.”【叮咚,我知道你能够听到我】

“open up the door, I only want to play a little.”【打开门吧,我只是想和你玩玩】

你笑着撑起自己最心爱的洋伞,带血的小皮鞋在金所在的门前留下一道道血脚印,口中唱着诡异的歌曲,歌声不知为何传遍了整个古堡。

金的后背彻底湿透。脸上惊恐的表情未曾卸下。

“就是迷路好奇走进来了……为什么要遭受这种折磨啊?!!”金抱头蹲下,“没事的,没事的。只、只要逃过那个魔女就好了,不被抓到就好了。”金不断在心里对自己说,他要让自己乐观起来。

侧耳听听,外边的歌声已经停止。金松了口气,拍了拍自己胸脯。外面那魔女也没那么可啪嘛……

“你是在说我吗?金小可爱?”

“我透过窗户看到你了哦?”

“魔女你?!!!诶?不对你怎么知道我名字?”金愣住了,疑惑地朝窗台望去。

你就趴在窗边的缝隙,稍稍被碎金刘海遮住的湖蓝色眼眸直勾勾盯着金。见他望过来,眼珠转了转:“不是你说的吗?我可是魔女,魔女怎么可能连自己小可爱的名字都不知道呢是吧。”

“可是我想更近地看看你哦?”

你说着就要打开窗户翻入房间。

“叮咚,我来找你了哦”

“不好!”金惊慌失措地从地上起来,拉开房门就往外跑,卷起的风刮起了你沙金色的马尾与精致的裙摆。

像猎物一样逃窜更有趣不是吗?你这么想着,又突然咧嘴笑了起来。不慌不忙地拉开房门,娇嫩的唇一开一合,诡魇的歌声又开始在古堡中传开。

“hurry up and run, let's play a little game and have fun.”【快跑,让我们玩一个小游戏吧】

“Ding dong, where is it you've gone to.”【叮咚,你去了哪儿呢】

“do you think you've won.”【你认为你已经赢了吗】

“our game of hide and seek has just begun.”【我们的游戏只不过刚刚开始】

“又是这歌声!”金来不及擦头上的冷汗,那魔鬼一般的歌声又再整个古堡中回荡。他知道那魔女就在他脚下。

你就这么走着,唱着。走着,唱着。老旧的天花板上传来“吱嘎吱嘎”的脚步声,似乎还能想象出脚步声主人的轻喘声。

“努力逃窜的样子真可爱呢~别被我太早抓到哦?”你抿嘴笑了笑。挑着眉头故意唱给给楼上可爱的小猎物听:

“I hear your footsteps.”【我听到了你的脚步声】

“Thumping loudly through the hallways.”【走廊里传来咚咚的响声】

“I can hear your sharp breaths.”【我能听到你急促的呼吸声】

脚步声瞬间僵止。

“You're not very good at hiding.”【你真的很不擅长藏啊】

最后一个音节从你口中发出,你愉悦地想象着金此时的惊恐害怕与无措。

确实,金也是如此,还可以说是一副汗流浃背的样子。他咬了咬牙,在偌大的古堡中挑了一间。可毛手毛脚的习惯却成为了致命的根本。

“砰!”巨大的关门声很快引起了你的注意。

你转向声源的方向,手指漫不经心地把玩着金色的发丝。

“是时候过去把小可爱吃掉了吧~”心情大好的你又唱起了歌谣。

“Just wait, you can't hide from me, I'm coming.”

“Just wait, you can't hide from me, I'm coming.”

“Just wait, you can't hide from me, I'm coming.”【等着吧,你是逃不掉的,我来了】
……………………………………………………

“Knock knock, I am at your door now,”【咚咚,我在你门前了哦】

你一路带着歌声前行,血脚印一路蜿蜒,停在了一房间的门前。可爱的小脸上挂着不合群的诡笑.

“I am coming in, no need for me to ask permission.”【我进来了哦,我不必得到你的许可】

推开房门。

“Knock knock, I'm inside your room now.”【咚咚,我在你屋子里了哦】

你环视了房间内部。如你所想,金藏起来了。

金死死地捂住自己的嘴,努力将自己的气息隐藏起来。内心的恐惧被无限放大,像是暗潮将他吞没,让他窒息。小皮鞋与木地板清脆的碰撞声像是踩着他的皮肉一般。

“Looking underneath your bed but.”【望向你的床下】

他透过壁橱的缝隙望向正在床下寻找自己的你,暗暗松了一口气。但那催命乐曲又该死地响起:

“You're not here, I wonder.”【但是你不在这里,我想知道】

“Could you be inside the closet?”【你会在壁橱里面吗】

“唔!!!!!!!!!!”壁橱的缝隙中出现了一只猩红的血眸,把金吓得不轻。一时激动撞到了壁橱顶。

听到声响,你打开了壁橱的柜门。

“呜哇……”金被痛的生理盐水尽出,眼泪汪汪地缩成在壁橱里面。方才那份恐惧不知为何消了不少。但……

“唔!!!你不要过来!!别!!我还不想死!”金顺势捂着头缩着。但回答他的只有歌声。

“Ding dong, I have found you”【叮咚,我找到你了哦】

“Ding dong, you were hiding here”【叮咚,你藏在这里啊】

“Now you're it”【现在你输了】

“Ding dong, finally found you dear”【叮咚,终于找到你了,亲爱的】

“Ding dong, looks like I have won”【叮咚,看起来我赢了】

“Now you're it”【现在你输了】

“Ding dong, pay the consequence.”【叮咚,付出代价吧】

你唱完了整首歌,唱的过程中不忘给予你的小可爱一点关心。

比如亲亲他被撞的地方,捏捏他可爱的脸庞。尽管金开始是非常抗拒的,或许是你身上散发的气息柔和下来。他也就静静地听你用甜美如银铃的声线唱完了整一首歌。

当你更加靠近的时候。

“那啥,要杀要剐随你便!”金突然换上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拍了拍自己胸脯。

这强装镇定的模样令你发笑。他鬓间的汗水穿过白皙的颈脖,停留在诱人的锁骨上。上衣被汗水浸湿,勾勒出美好的线条。脸颊因为紧张红扑扑的,发丝紧贴在脸上,眼神不断闪躲,你还能看见他藏于眼底的恐惧。红润的嘴唇微张,看起来勾人至极。

“做什么都随便我吗?”你欺身吻上金。对方被你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住了,你一只手固定住金的双手,另一只手不安分地从金上衣的下摆探进,扭头咬着金通红的耳垂,轻轻呵气:

“那我就开动了~”

「凹凸世界乙女向」clear 安迷修向

clear 曲梗「其实说是曲梗然而并没有占太多成分」
你X安迷修
设定你是病娇哥特萝莉√武器是洋伞。「私心看安哥天天被虐过来宠宠安哥」
任务全部ooc注意 无法接受右上角
我可能废掉了,全程无文笔且词语重复
#或许你可以让我消消气吖#

    “诶,受伤了吗?” 你歪着头问向刚回来满身是血的安迷修。脸上带着甜美的微笑。

    “……中埋伏了而已” 安迷修偏过头去。

    你挑了挑眉,却一语不发地给安迷修上药。你低着头,微卷的刘海遮住了眼眸,只有嘴角的弧度越发加深。

    "呐,安迷修,是雷狮海盗团那一帮人吧?" 你仍然微笑,将药瓶逐一放回原位。顺带理了理安迷修身上的绷带。

    你放好药箱。正想提伞,却被安迷修未卜先知似的拉住手臂

    “我是你的骑士。应该是我保护你。” 安迷修用虚弱的手臂拉住你,语气却不容置疑。

    你不可否认地撇撇嘴,回身抚了抚安迷修脸上的创口贴。笑容不再甜美,甚至诡异起来。”

    "呐,虽然我不完美,但我可是很记仇的哦?好好睡吧,我的骑士。"

    安迷修的眼神逐渐迷离恍惚,便倒在了床上不省人事。

——————分割————

    “哟!安迷修的小情人?怎么,他这个骑士轮到一个女孩子保护?” 雷狮故作惊奇地挑挑眉,抚摸着手中的锤子,却连一个正眼也不肯给予你。

    其他人则冷眼旁观。严重的讥讽不言而喻。

    你却对此到不甚在意。

   "淑女要每时每刻都要保持笑容。"

    理了理因为匆忙而起皱的裙摆,嘴角笑容依旧甜美可人。

    "我可是很记仇的哦?" 你故作天真地作出一副娇俏可人的姿态,樱桃小嘴却阴冷地吐出对方的名字。

    "雷狮先生。"

    "或许,你能让我消消气吖。" 娇嫩的唇瓣的弯起一个美妙的弧度。眼中红光乍现。

    狂风突起。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阴森恐怖的笑声令人毛骨悚然,不寒而栗。

    而笑声的主人不断地抖动着娇弱的身躯。眼底已然一片猩红。红得如血,红得如那曼珠沙华。意外的有一种猎奇的美感。

    "她竟然!!!!" 雷狮大骇,他分明感受到这女孩的威压在不断地上升。抓着自己武器的手紧了紧。另外三个人脸上大惊,也纷纷戒备起来。

    "亲爱的雷狮先生,噢不,是亲爱的雷狮海盗团们" 狂风吹起了你那可爱的蕾丝裙摆。

    你终于停止了那骇人的癫笑。华丽的洋伞自手中绽开。精致的脸上那一对不合群的猩红眼眸紧盯着对方。诡异至极。嘴角归零的弧度又再次绽开。

    "你该让我消消气了。"

–––––––––––––––––––––––––––––––––

    最后是谁胜了谁,我们谁也不知道。

    安迷修醒来后只见到伤痕累累的你拥着他的腰身睡着了。

    长长的睫毛在眼帘间投下阴影。原本白皙的脸上布满深浅不一的伤口和淤青。左臂更是焦黑一片。可爱的Lolita装也被电的仅能裹体。

    安迷修心痛地拥着着你。

    "傻瓜,我才是你的骑士。"

「原创女主」提线木偶「安迷修向」「长篇」第一章

好嘛这是个很苏很苏的文不喜勿看。刚刚发出去的糊掉了那就重来x女主哥特萝莉√

    "唔……"夏用双手紧紧地捂住嘴,双眼害怕地眯紧,眼泪却不住的从眼眶中流出。努力的将自己的生体机能降到了最低。

    旁边的空也是如此。尽管脸上有慌张有不安有恐惧,却用有力的手臂环着夏,让身体不住颤抖的夏依偎在他的怀抱中,并轻轻抚摸着夏柔软的沙金色发顶。

    直到外面那群人停止了声响,夏才探出头来,悄声询问道:"哥哥?他们都走了唔!"

    "嘘……"空急忙用手捂住夏的嘴,小心翼翼地看了外面一眼,确认无误后才悄悄地松开手。

    空牵着自家妹妹的手,看准时机从巡查队身后带着夏快速溜过。

    但树枝声却在这个时候不合时宜地响起。

    "啪嚓"

    很清脆的响声,但在他们两个人听来却是死亡乐章的开篇。

    空的大脑一瞬间空白一片,紧接着,他立刻反应过来,刻不容缓带着夏往反方向逃离。

    逃。

    逃离。

    这是夏心中唯一的想法。

    可到最后,只剩下夏带着呆滞空洞的眼眸跪坐在森林边际。意外明媚的阳光照不亮一丝夏内心的黯淡。

    眼眸只能映出最后一抹飘扬的栗色与一角无暇的白。那双与自己同样湖蓝色的眸子在最后一刻,对上了天穹上灿烂的阳光。耀眼的光圈在眸中扩散,荡起一丝丝涟漪。同时又带着微弱的金光与那波光粼粼的湖蓝色交融。

    "那是大海吧。"夏兀自想道。

    "一定是午后日光下磷光闪闪的大海吧。那么温暖,却又令人心悸。"

    夏在那一瞬间仿佛面对着大海,她听见了大海的低语:

    "活下去。"

    "带着我的希望活下去。"

    空微笑着说了最后一句话。血红彼岸花自空胸口绽开,妖艳而残忍。

    他用尽最后一丝力,将夏送出了森林。

    再被巡查队长一剑砍杀。

    空死了。

    彻底死了。

    想清楚的夏满脸迷茫,最终汇成百般忧伤百般委屈百般恐惧。

    "呜---"

    夏失神地捂住唇,她想哭,却哭不出半滴眼泪,只能无声地哭泣。

    "哭出来啊!!!"

    满腔悲伤无法发泄,夏终究是放声大哭。

    "呜哇啊啊啊……啊……"

    像野兽般的撕裂吼声与夏娇小的身躯形成正比。

    她幼小的肩抖耸着,豆大的眼泪在白色洛丽塔裙上开出一朵朵水花。沙金色的双马尾此时失去了光泽,黯淡的垂在两边。

    "呜……活下去……活下去,我,我要活下去!"

    像是个空洞的人偶。 夏失神地扯出一抹诡异的微笑。

    "你们……都该去死。"

    "我要参加凹凸大赛。"

    "我要……活下去!"

    红光乍闪眸中。

    像个提线木偶般。

    夏走向远方……